June, 2012

Fancy a Meat Pie? 英国肉派

(ENGLISH) 这个事实已成定局。我会做派。 今天要献给大家的呢,是这个无敌可爱的英式肉派。我承认自从上次成功地做了人生第一个派之后,我有点稍稍微地给它得意忘形了一下。一天到晚在像还有什么可以“派”一下, “派”一下。世界上这么多种各式各样的派,为什么我选择这个呢?第一,当然是因为它看起来无比好吃。再来嘛,是因为这是注定好了的啦。第一次在电视一个介绍英国小吃的节目里看到后,惊为天人,然后一本介绍一模一样东西的美食杂志从天而降掉在我的腿上。两次圣筊耶,能说这不是命运吗? 眼尖的人可能会发现,这长得实在太像 Pâté en Croûte。这个怀疑是正确的。而且我相信这个英式迷你版本绝对是那个法国经典的远… 不,近亲。因为他们实在有太多相似处。譬如说两个都是猪肉馅包在派皮里面烤熟。两个都填了猪高汤肉冻,也因为如此,所以两个都是完全冷却了才吃。加上他们可疑的近距离地理位置… 没错。肯定。他们绝对关系非浅啦。不过英式肉派明显有优势。第一它方便。第二它看起来可爱多了。连食物缩小后都会时尚许多… 对于 Rachel Ray 的粉丝来说,这个食谱看起来可能有点让人望之却步。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在我忙完了一整天后突然有了一个“马后炮”的领悟,就是这个东西其实非常容易作弊超近路,然后还是可以有一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成品。这个肉派之所以会需要那么久的时间,主要是因为要熬煮那锅猪脚高汤。一方面需要它来做肉冻,一方面需要扒那些肉下来做馅。但是理论上来说,肉冻其实可以用普通的鸡高汤,加入现成的“胶质粉”就成了。肉馅嘛其实没有那些撕碎的猪肉皮,直接用胶肉馅也可以呀…  当然吃起来是不会一样的,但看起来应该大同小异吧。Well,我说了这是“马后炮”的领悟。所以等我下次临床试验自己的理论,然后惨不忍睹的时候再告诉大家啊。 现在嘛,就从难的做起吧。 分量:5~6 个肉派 猪脚高汤:  2 只猪前脚,切成4块 1 猪大腿骨 1…

Read More

Fancy a Meat Pie? 英国肉派

(ENGLISH) 這個事實已成定局。我會做派。 今天要獻給大家的呢,是這個無敵可愛的英式肉派。我承認自從上次成功地做了人生第一個派之後,我有點稍稍微地給它得意忘形了一下。一天到晚在像還有什麼可以“派”一下, “派”一下。世界上這麼多種各式各樣的派,為什麼我選擇這個呢?第一,當然是因為它看起來無比好吃。再來嘛,是因為這是注定好了的啦。第一次在電視一個介紹英國小吃的節目裡看到後,驚為天人,然後一本介紹一模一樣東西的美食雜誌從天而降掉在我的腿上。兩次聖筊耶,能說這不是命運嗎? 眼尖的人可能會發現,這長得實在太像Pâté en Croûte。這個懷疑是正確的。而且我相信這個英式迷你版本絕對是那個法國經典的遠… 不,近親。因為他們實在有太多相似處。譬如說兩個都是豬肉餡包在派皮里面烤熟。兩個都填了豬高湯肉凍,也因為如此,所以兩個都是完全冷卻了才吃。加上他們可疑的近距離地理位置… 沒錯。肯定。他們絕對關係非淺啦。不過英式肉派明顯有優勢。第一它方便。第二它看起來可愛多了。連食物縮小後都會時尚許多… 對於Rachel Ray 的粉絲來說,這個食譜看起來可能有點讓人望之卻步。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在我忙完了一整天后突然有了一個“馬後砲”的領悟,就是這個東西其實非常容易作弊超近路,然後還是可以有一個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成品。這個肉派之所以會需要那麼久的時間,主要是因為要熬煮那鍋豬腳高湯。一方面需要它來做肉凍,一方面需要扒那些肉下來做餡。但是理論上來說,肉凍其實可以用普通的雞高湯,加入現成的“膠質粉”就成了。肉餡嘛其實沒有那些撕碎的豬肉皮,直接用膠肉餡也可以呀… 當然吃起來是不會一樣的,但看起來應該大同小異吧。 Well,我說了這是“馬後砲”的領悟。所以等我下次臨床試驗自己的理論,然後慘不忍睹的時候再告訴大家啊。 現在嘛,就從難的做起吧。 分量:5~6 個肉派 豬腳高湯:  2 隻豬前腳,切成4塊 1 豬大腿骨 1 塊豬前腳蹄膀,或5…

Read More
english meat pies featured header

Fancy a Meat Pie?

(简体)(繁體) What I have hea is a rawther nice British meat pie (This is OBVIOUSLY accent, not typos… don’t be an arse about tit)….

Read More

Best Thing Out of a Can 罐頭裏的美味

(ENGLISH) 旅行回家後的第一餐總是令人頭痛的。 我剛結束去香港和台灣的11天行程,回到家後,面對著我想許多人都很熟悉的問題。冰箱嘛應該是要空著的,不然也只有一些上面正在孕育著毛茸茸的生物的東西。 “只有過期幾天而已”的牛奶或起司,在理智忠於戰勝飢餓之後,通常是被扔進垃圾袋裡。唯一剩下的選擇出來24小時的“麥熱線”之外,就是泡麵了。雖然我認為他們都是對人類偉大的貢獻,值得大家站起來鼓鼓掌,拍拍手。但罪惡感說還是吃些家常的東西比較好。 對於這種情況,我有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 就算不是為了非常時刻,只是純粹為了追求美食的精神,大家都應該在櫥櫃裡擺幾罐這個東西:高品質的沙丁魚罐頭。 我可不是在講隔壁雜貨店裡賣,泡在番茄汁裡壓腥味的那種。 …好吧,雖然我曾經小時候不懂事也喜歡吃那個,但那是在我還沒吃過真正的沙丁魚罐頭之前。我是在講高品質,手工製作的地中海沙丁魚。無比整齊地被排列在長方形的罐頭里,幸福地沉浸在橄欖油中。豐滿,油膩,瘋狂地美味。好比像這些我們從法國托回來的Brittany 沙丁魚罐頭。如果你吃過這樣的沙丁魚而說,“不愛…“,那我只能說你是無可救藥,不貪口慾之人。 這些寶貝們,是我們在被旅館用無空房的理由拒絕讓我們check in 的早上,在尼斯的早市閒晃時發現的(瞄一眼空蕩蕩的旅館大廳。“沒空房?”。真的嗎? )。一個小小的店面,塞在早市旁的街道上,專賣著地中海海鮮罐頭! ! !老天,謝謝你!面對這樣的好運氣只有一種感謝的方式,那就是,跳樓式大採購! !我們整整托著25 罐沙丁魚罐頭,回到巴黎再托回北京。對這麼長的行程來說這可不是小重量,但為了這珍貴,不過是小小的代價。 是的,珍貴。一小塊海洋的美味,時間停止被封鎖在小小的空間裡,隨時隨地任我享用。珍貴呀… 這些沙丁魚好吃到我可以站在廚房,不管三七二十一打開罐頭直接啃噬。但若要轉換成完整的一餐,那這是最好的做法。 分量:2大盤 材料: 2 高品質橄欖油浸沙丁魚罐頭 500…

Read More

Best Thing Out of a Can 罐頭裏的美味

(ENGLISH) 旅行回家后的第一餐总是令人头痛的。 我刚结束去香港和台湾的11天行程,回到家后,面对着我想许多人都很熟悉的问题。冰箱嘛应该是要空着的,不然也只有一些上面正在孕育着毛茸茸的生物的东西。“只有过期几天而已”的牛奶或起司,在理智忠于战胜饥饿之后,通常是被扔进垃圾袋里。唯一剩下的选择出来24小时的“麦热线”之外,就是泡面了。虽然我认为他们都是对人类伟大的贡献,值得大家站起来鼓鼓掌,拍拍手。但罪恶感说还是吃些家常的东西比较好。 对于这种情况,我有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就算不是为了非常时刻,只是纯粹为了追求美食的精神,大家都应该在橱柜里摆几罐这个东西:高品质的沙丁鱼罐头。 我可不是在讲隔壁杂货店里卖,泡在番茄汁里压腥味的那种。…好吧,虽然我曾经小时候不懂事也喜欢吃那个,但那是在我还没吃过真正的沙丁鱼罐头之前。我是在讲高品质,手工制作的地中海沙丁鱼。无比整齐地被排列在长方形的罐头里,幸福地沉浸在橄榄油中。丰满,油腻,疯狂地美味。好比像这些我们从法国托回来的 Brittany 沙丁鱼罐头。如果你吃过这样的沙丁鱼而说,“不爱…“,那我只能说你是无可救药,不贪口欲之人。 这些宝贝们,是我们在被旅馆用无空房的理由拒绝让我们 check in 的早上,在尼斯的早市闲晃时发现的(瞄一眼空荡荡的旅馆大厅。“没空房?”。真的吗?)。一个小小的店面,塞在早市旁的街道上,专卖着地中海海鲜罐头!!!老天,谢谢你!面对这样的好运气只有一种感谢的方式,那就是,跳楼式大采购!!我们整整托着 25 罐沙丁鱼罐头,回到巴黎再托回北京。对这么长的行程来说这可不是小重量,但为了这珍贵,不过是小小的代价。 是的,珍贵。 一小块海洋的美味,时间停止被封锁在小小的空间里,随时随地任我享用。珍贵呀…  这些沙丁鱼好吃到我可以站在厨房,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罐头直接啃噬。但若要转换成完整的一餐,那这是最好的做法。 分量:2大盘 材料: 2 高品质橄榄油浸沙丁鱼罐头 500 g  spaghetti…

Read More
sardine pasta featured header

Best Thing Out of a Can

(简体)(繁體) I’m back from my 11 days trip to Hong Kong and Taiwan and find myself dealing with something that I assume everyone’s familiar…

Read More

Mush on Mush 燉爛菜

(ENGLISH) 每一段关系,最终都会难以避免地走到要面对说实话的风险。 是嘛,每个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怪异的癖好。一些在第一次约会的话题中,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带过去的事情。一些比喻上来说,就算还不至于是后车厢里捆着地毯的尸体,但至少也是一双臭到不行的鞋子。在我和Bloggy第18次约会的这天呢,我终于要诚实地宣布,本人有好多这种的… … 哈哈!最好是!最好是我有疯到在网路上全部讲出来!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我看小美人鱼不下30次而且还觉得自己爱上泰山 我超爱吃炖到烂掉的青菜! 我是说炖地很烂,很烂,很烂~~的青菜。所有生命的迹象和光彩全部被煮掉的青菜。因为在被煮到已经完全没有生命结构的菜里,也许卖相不佳,但萌生出另一层次的美味。或者该叫它“温暖”的味道。 个人认为炖烂的青菜应该大大地被推广一下。就拿美国南部的炖羽衣甘藍来说好了,比起川烫菠菜!是不是有代表性多了?我说,清脆碧绿的蔬菜评价过高,该是欢迎炖烂菜的时候了!有多少蔬菜拥有被炖煮的高可能性,譬如说白花椰菜,菠菜,苦瓜,冬瓜,菜头,红萝卜,高丽菜,大白菜,豆子,番茄还有好多好多!当然还有我们今天的幸运主角,苋菜(a.k.a amaranth)! 我应该可以做个快乐的老人吧?满足地过着只有假牙跟炖烂菜的日子。 “苋菜!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取了这么高级的英文名?!听起来好上流社会哦!从此我就叫你 Amaranth 吧!” Amaranth 可以在许多华人市场里看到。有完全碧绿的颜色,也有像这样带着鲜艳的紫色。不是我要故作“怀旧”,但这真的是我爷爷最爱吃的蔬菜。而我也真的是吃着苋菜长大的。在我儿时的印象里,苋菜永远是炖地烂烂的。我也一直认为它本该如此。直到长大后发现,那纯粹是因为我爷爷牙齿不灵了….  但听我说,我绝对不会推销一个“错误”给大家。我真的认为苋菜注定了有被炖烂的价值。苋菜有些纤维粗燥,就跟羽衣甘藍一样!咸菜有一股特别而浓郁的味道,就跟羽衣甘藍一样!!经年累月,我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延长炖煮苋菜的时间,而且越烂越觉得好吃。连 Jason 都被说服了对它的看法(他现在正被绑在椅子上,口贴胶带,逼迫着点头)。 炖烂菜呢,就是要配另一锅同样烂的… 燕麦粥!我常把他当咸稀饭来吃。对,很奇怪。但它真的就像咸稀饭呀,一个对心脏比较友善的咸稀饭!虽然同样卖相不佳,但一样温暖人心。试试看吧? 炖苋菜: 1 公斤苋菜 10…

Read More

Mush on Mush 燉爛菜

(ENGLISH) 每一段關係,最終都會難以避免地走到要面對說實話的風險。 是嘛,每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怪異的癖好。一些在第一次約會的話題中,會神不知鬼不覺地被帶過去的事情。一些比喻上來說,就算還不至於是後車廂裡捆著地毯的屍體,但至少也是一雙臭到不行的鞋子。在我和Bloggy第18次約會的這天呢,我終於要誠實地宣布,本人有好多這種的… … 哈哈!最好是!最好是我有瘋到在網路上全部講出來!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個,我看小美人魚不下30次而且還覺得自己愛上泰山 我超愛吃燉到爛掉的青菜! 我是說燉地很爛,很爛,很爛~~的青菜。所有生命的跡象和光彩全部被煮掉的青菜。因為在被煮到已經完全沒有生命結構的菜裡,也許賣相不佳,但萌生出另一層次的美味。或者該叫它“溫暖”的味道。 個人認為燉爛的青菜應該大大地被推廣一下。就拿美國南部的燉羽衣甘藍來說好了,比起川燙菠菜!是不是有代表性多了?我說,清脆碧綠的蔬菜評價過高,該是歡迎燉爛菜的時候了!有多少蔬菜擁有被燉煮的高可能性,譬如說白花椰菜,菠菜,苦瓜,冬瓜,菜頭,紅蘿蔔,高麗菜,大白菜,豆子,番茄還有好多好多!當然還有我們今天的幸運主角,莧菜(aka amaranth)! 我應該可以做個快樂的老人吧?滿足地過著只有假牙跟燉爛菜的日子。 “莧菜!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取了這麼高級的英文名?!聽起來好上流社會哦!從此我就叫你Amaranth 吧!” Amaranth 可以在許多華人市場裡看到。有完全碧綠的顏色,也有像這樣帶著鮮豔的紫色。不是我要故作“懷舊”,但這真的是我爺爺最愛吃的蔬菜。而我也真的是吃著莧菜長大的。在我兒時的印象裡,莧菜永遠是燉地爛爛的。我也一直認為它本該如此。直到長大後發現,那純粹是因為我爺爺牙齒不靈了…. 但聽我說,我絕對不會推銷一個“錯誤”給大家。我真的認為莧菜注定了有被燉爛的價值。莧菜有些纖維粗燥,就跟羽衣甘藍一樣!鹹菜有一股特別而濃郁的味道,就跟羽衣甘藍一樣! !經年累月,我發現自己無意識地延長燉煮莧菜的時間,而且越爛越覺得好吃。連Jason 都被說服了對它的看法(他現在正被綁在椅子上,口貼膠帶,逼迫著點頭)。 燉爛菜呢,就是要配另一鍋同樣爛的… 燕麥粥!我常把他當咸稀飯來吃。對,很奇怪。但它真的就像咸稀飯呀,一個對心臟比較友善的鹹稀飯!雖然同樣賣相不佳,但一樣溫暖人心。試試看吧? 燉莧菜: 1 公斤莧菜 10 顆大蒜…

Read More
braised xiancai featured header

Mush on Mush

(简体)(繁體) I mean everyone has some freakiness they rather keep to themselves.  Something embarrassing about their existence that they would skillfully omit in a…

Read More
creme brulee pie freatured header

Forgive Me I Have Pie-d…

(简体)(繁體) The only equivalent comparison in life to this would be:  In our last two years in New York when we were practically cast out of…

Read More
cream brulee pie featured

Forgive Me I Have Pie-d… 原諒我做了個派…

(ENGLISH) 我的天… 我的天… 我的天呀,各位!我竟然烤了一个派! 生命中只有另一个时刻可以与这件事相比:就是在纽约的最后两年,我们被极端化的资本分子(好啦,是房租太贵了)赶出曼哈顿,搬到纽泽西河边。就在路边转角,开着一家全世界看起来最悲哀,又热爱红脖子的卡拉OK Bar。我用着比结婚那天还要坚定的信念对Jason说,“不管那天,只要我们稍~~稍微撩起了进去这里瞧瞧的念头,就是我们已经被纽泽西化的那一刻!需要二话不说,马上打包搬门回曼哈顿!”还好,我们成功地在没被纽泽西化之下,残存了一下。但竟在这里被… 发生这样的事。这明确地说明了我在另一个鬼地方待太久了,待到我竟然烤了一个派! 但撇开自我惊吓不说… 这奇怪的满足感是怎么回事?陌生但又充满了… 吸引力。难道烘培师傅无时不刻都是这种感觉吗?难道这就是让他们在每天四处还一片鼾声的时刻,就起身做牛做马的动力吗?一种蓬勃的自我成就感,好像我刚把我的孩子送上哈佛(好啦,应该比较像是把我的狗儿们教成导盲犬)。出乎意料的瘾头!我的天呀,那个看到Miranda拒绝做派的时候有切身之感的女孩到哪去了?同门 – 读书可不是为了进厨房- 的女性们,逃吧!这只堕落的羔羊已经陷进这个烤派,切饼干,舔面糊的世间太深而迷失了方向…  父呀母呀,我对不起你们。没在盖建筑大楼,反而在这里擀派皮。孩儿让大家失望了… *也对烘培上瘾还在勒戒的病人就不要再读了,免得重蹈覆辙 * “长官,就是这个人害我上瘾的!” 如果在座的一生中只要买一本食谱,那就买他的:Thomas Keller。说开了,对好食客来说食谱不过就是视觉上的黄色书刊。虽然在色彩图表上鲜辣刺激,但多数实物根本就与现实相距甚远,又缺乏教育性质对吧。终于我在堕落沉沦了30几本食谱之后,Thomas Keller的书为我带来救赎。他的食谱就是会成功。他的步骤充满了不可忽视的细节,又带着他对食物处理上严谨苛求的态度。连我这种烘培白痴都可以第一次尝试,就烤得出松脆的派皮。真的,这根本就见证了他的奇迹。 拿起手上的书,就能施展他的神迹。哈里路亚。 不过这个焦糖布丁派不在他的食谱里。我只不过就是把我想的塞进他的派皮里(唯!这里是阖家观赏好吗?)。我们在巴黎吃了超美味的咖啡焦糖布丁,一直想试试。我从来没做过,但这个成果是重试第二次比我想象中成功。我要感谢本人自己在巴黎的观察。我相信我发现了香脆焦糖的秘密,就是粗蔗糖。在巴黎吃到的脆焦糖有很粗的颗粒,绝不是一般细砂糖的结果。对我来说再方便不过,因为我本来就只用粗蔗糖。它比细砂糖香,又充满甘蔗风味。如果没有的话,星巴克有免费的,去买啦!! 派皮:原自Thomas Keller 1.6…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