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 Crepes 蛋餅

(ENGLISH)

我觉得多过于对午餐,晚餐,或其他食物,在文化上人对早餐有一份较明确的定义。虽然我的亚洲背景让对于美国文化以外的食物有较多的接触,但是每次旅行的时候,还是有时候会被当地的早餐内容… 小小惊讶了一下(如果我有起得那么早的话… )。

蛤?通心粉和午餐肉泡在番茄水裏?真的假的?包在香蕉葉裏的椰漿飯和辣椒醬,蝦米和腌花枝?不是吧?又粘又稠,發酵過的豆子被瘋狂攪拌后配飯吃?厄,讓我想一下。或是一大碗熱騰騰的牛肉湯河粉?請告訴我它也可以是晚餐對吧?但是美國別高興的太早,像山高的鬆餅加培根,香腸,蛋和一堆糖漿??那才叫瘋了!不過只有一個牛角麵包,又覺得有點孤單。

当然啦,我不是说我们那里没有人吃奇怪的早餐。一大坨糯米包着肉松和一根软掉的炸面团? … 怪。但那绝对不是我们唯一的早餐,因为在台湾,早餐可是一件大事。在大街小巷充斥着这些连锁的店面,暗地里架敌方拐子,抓瞎敌方的眼珠,就为了在“最热门早餐店”这个市场,杀出一条血路。而没有一家早餐店的菜单上会少了这么一样东西,那就是蛋饼。

我对蛋饼绝对有一种怀旧的情感。它让我想背起塞满课本的书包,出门… 上学… 去… 好吧算了没有。总之呢,我在家里做蛋饼已经好久一段时间了。虽然近期被这个给拆散了,但偶尔还是会重温一下旧梦(意思是当我那个对蛋饼也很狂热的老公在我面前大吃大啃的时候,我可以舔个两口)。虽然多年来,我和超市里冷冻的蛋饼皮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我还是一直想要研发出自己的配方。因为外面买的蛋饼皮… 总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不在家。我能说什么呢,这是它的天性。女人总是需要一个她靠得住的伴侣对吧。所以几天前,我终于付诸行动,结果就是超市蛋饼皮将永远被踢出家门。自己做的蛋饼皮,有我最在乎的两个特质,QQ 的口感和香脆的边缘。有了这个,谁还需要超市冷冻品?

分量:10~11 个蛋饼

材料:

  • 1 1/2 杯普通面粉
  • 1/2 杯地瓜粉
  • 5 大匙细葱花
  • 1 小匙糖
  • 1/4 小匙盐
  • 1/8 小匙黑胡椒和白胡椒
  • 1.8 ~ 1 杯水
  • 1/3 杯蔬菜油
  • 8 颗蛋
  • 3 大匙牛奶
  • 1/2 小匙盐
  • 白胡椒粉

将面粉,地瓜粉,葱花,糖,盐,黑胡椒和白胡椒放在碗里拌均。加入水和蔬菜油,用力搅拌直到完全混均,没有面团为止。静置 30 分钟。

准备一个平底不粘锅。做饼皮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开始用冷锅,加入面糊然后倾斜旋转锅子,让面糊流像四面八方形成圆形的饼皮。或是开始用热锅,加入面糊再用“T”字形木棍将面糊划开,形成圆形的饼皮。我个人认为“T”字形木棍法较为简单,因为我实在不怎么想要每做一片新的饼皮前,就要冷却一次锅子这个步骤。我的“T”字形木棍是自己用两根免洗筷子粘起来的。不用说只能适用于“一次性”使用。但是我觉得效果还不错。

中火烧热大的平底不粘锅,根据锅子的大小,加入足够可以铺满锅面的面糊。用“T”字形木棍,或是锅铲将面糊推刮成一个薄薄的圆片。这可能需要一点点练习。让饼皮在锅子里煎到有大泡泡冒起,底层稍微金黄后,翻面。等到另外一面也煎到金黄后就可以拿出来。继续下一片,直到用完面糊。

这些饼皮可以冻起来到要用的时候。每片饼皮中间夹一张油纸,放进密封袋里冻起来就可以。

要用的时候,把蛋,牛奶和盐巴在碗里打散。用同一个平底锅(尺寸一样),中大火烧热1 小匙油,再加入3~4 大匙的蛋液。蛋液应该要马上起泡,吱吱响。在蛋液还没凝固前,马上在上面铺上一片饼皮。压一压让他们粘合。蛋面煎到金黄后翻面。如果你的锅子温度对,这会发生地很快,大概30 秒以内。饼皮那面煎到边缘香脆就可以拿起来了。每个蛋饼都重复这些步骤。

蛋饼可以卷起来,折起来,或是随便你喜欢的形状。但是辣椒酱个人认为是一定要的。

Continue Reading

Egg Crepes 蛋餅

(ENGLISH)

我覺得多過於對午餐,晚餐,或其他食物,在文化上人對早餐有一份較明確的定義。雖然我的亞洲背景讓對於美國文化以外的食物有較多的接觸,但是每次旅行的時候,還是有時候會被當地的早餐内容… 小小驚訝了一下(如果我有起得那麽早的話… )。

蛤?通心粉和午餐肉泡在番茄水裏?真的假的?包在香蕉葉裏的椰漿飯和辣椒醬,蝦米和腌花枝?不是吧?又粘又稠,發酵過的豆子被瘋狂攪拌后配飯吃?厄,讓我想一下。或是一大碗熱騰騰的牛肉湯河粉?請告訴我它也可以是晚餐對吧?但是美國別高興的太早,像山高的鬆餅加培根,香腸,蛋和一堆糖漿??那才叫瘋了!不過只有一個牛角麵包,又覺得有點孤單。

當然啦,我不是說我們那裏沒有人吃奇怪的早餐。一大坨糯米包著肉鬆和一根軟掉的炸麵糰?… 怪。但那絕對不是我們唯一的早餐,因爲在臺灣,早餐可是一件大事。在大街小巷充斥著這些連鎖的店面,暗地裏架敵方拐子,抓瞎敵方的眼珠,就爲了在“最熱門早餐店”這個市場,殺出一條血路。而沒有一家早餐店的菜單上會少了這麽一樣東西,那就是蛋餅。

我對蛋餅絕對有一種懷舊的情感。它讓我想背起塞滿課本的書包,出門… 上學… 去… 好吧算了沒有。總之呢,我在家裏做蛋餅已經好久一段時間了。雖然近期被這個給拆散了,但偶爾還是會重溫一下舊夢(意思是當我那個對蛋餅也很狂熱的老公在我面前大吃大啃的時候,我可以舔個兩口)。雖然多年來,我和超市裏冷凍的蛋餅皮一直保持良好的關係,但我還是一直想要研發出自己的配方。因爲外面買的蛋餅皮… 縂在你最需要它的時候,不在家。我能說什麽呢,這是它的天性。女人總是需要一個她靠得住的伴侶對吧。所以幾天前,我終于付諸行動,結果就是超市蛋餅皮將永遠被踢出家門。自己做的蛋餅皮,有我最在乎的兩個特質,QQ 的口感和香脆的邊緣。有了這個,誰還需要超市冷凍品?

分量:10~11 個蛋餅

材料:

  • 1 1/2 杯普通麵粉
  • 1/2 杯地瓜粉
  • 5 大匙細蔥花
  • 1 小匙糖
  • 1/4 小匙鹽
  • 1/8 小匙黑胡椒和白胡椒
  • 1.8 ~ 1  杯水
  • 1/3 杯蔬菜油
  • 8 顆蛋
  • 3 大匙牛奶
  • 1/2 小匙鹽
  • 白胡椒粉

將麵粉,地瓜粉,蔥花,糖,鹽,黑胡椒和白胡椒放在碗裏拌均。加入水和蔬菜油,用力攪拌直到完全混均,沒有麵糰爲止。靜置 30 分鐘。

準備一個平底不粘鍋。做餅皮有兩個方法。一個是開始用冷鍋,加入麵糊然後傾斜旋轉鍋子,讓麵糊流像四面八方形成圓形的餅皮。或是開始用熱鍋,加入麵糊再用“T”字形木棍將麵糊划開,形成圓形的餅皮。我個人認爲“T”字形木棍法較爲簡單,因爲我實在不怎麽想要每做一片新的餅皮前,就要冷卻一次鍋子這個步驟。我的“T”字形木棍是自己用兩根免洗筷子粘起來的。不用説只能適用于“一次性”使用。但是我覺得效果還不錯。

中火燒熱大的平底不粘鍋,根據鍋子的大小,加入足夠可以鋪滿鍋面的麵糊。用“T”字形木棍,或是鍋剷將麵糊推刮成一個薄薄的圓片。這可能需要一點點練習。讓餅皮在鍋子裏煎到有大泡泡冒起,底層稍微金黃后,翻面。等到另外一面也煎到金黃后就可以拿出來。繼續下一片,直到用完麵糊。

這些餅皮可以凍起來到要用的時候。每片餅皮中間夾一張油紙,放進密封袋裏凍起來就可以。

要用的時候,把蛋,牛奶和鹽巴在碗裏打散。用同一個平底鍋(尺寸一樣),中大火燒熱 1 小匙油,再加入 3~4 大匙的蛋液。蛋液應該要馬上起泡,吱吱響。在蛋液還沒凝固前,馬上在上面鋪上一片餅皮。壓一壓讓他們粘合。蛋面煎到金黃后翻面。如果你的鍋子溫度對,這會發生地很快,大概 30 秒以内。餅皮那面煎到邊緣香脆就可以拿起來了。每個蛋餅都重復這些步驟。

蛋餅可以卷起來,折起來,或是隨便你喜歡的形狀。但是辣椒醬個人認爲是一定要的。

Continue Reading

Egg Crepes

egg crepe featured header

(简体)(繁體) 

I think that more than lunch, or dinner, or snacks and what-nots, people tend to have a more fixated idea on what a breakfast ought to be.  Even though I may have my Asian background to thank for (if I may) a broader window on other-than-American foods, I’m still sometimes a bit… pleasantly awed by what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eat for breakfast during my travels (that’s IF I ever wake up for it… but let’s just pretend I do).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Pretty Little Purple Shoestrings 美麗的紫色鞋帶

(ENGLISH)

我曾经尝试过自己在家炸薯条。就那么一次。

而因为这里找不到歌颂它的事迹的篇章,你就应该识相一些,不要问我发生什么事。你看哦… 不是说它不能吃。不不不… 谁说的! ?但是我脑袋里仅存的一丝理智(还是有的)实在无法合理化这整个- 包括一步骤泡水,一步骤过水,两步骤过油,然后全部分两三次重复- 的过程。更别提那一缸子,永远无法被有良心地称之为“新鲜”的油,全部就为了那么一丁点塞牙缝量而且又没有外面好吃的薯条。你看,家里的油永远没办法那么热,也不可能像餐厅里投资那样- 炸油:薯条- 的比例。所以自己炸的薯条不会那么平均地金黄酥脆。

总而言之,我要痛心地说- 炸薯条还是留给专业餐厅执行就好。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这么认为的人,因为和我有同感的家庭主厨们兴起了一拖拉库的烤薯条食谱,让我又必须要再次痛心地说- 烤薯条通常实在不怎么样。你看哦… 马铃薯含有过多的水分,让它们无法在烤箱里漂亮地酥脆。往往中间老是软啪啪,头尾又过于焦黄。可能我没明白什么叫“妥协”,但是要我说,中间塌软边角不均匀地焦黄又不香脆的东西,是薯条实在很牵强。还有哦,这整个话题跟烤薯块一点关系都没有。烤薯块不是薯条!

所以我一直在找解决办法。首先,我必须接受烤薯条永远不可能跟炸薯条一模一样。如果我必须在薯条的两个特质中做选择- 松软的中心和酥脆的外皮- 那么我会舍弃松软那部分。再来,薯的品种必须比马铃薯的水分含量低,切出来的形状也必须比较细长,才能让它再烤箱里顺利地香脆。然后理论上,我可以将油以喷雾式的方法喷上去,就可以解决口感不均的问题。我希望我还没已经讲到大家不想听了,因为…

我实验了一下我的理论,而出现在我台面上的是两盘金黄酥脆的紫鞋带薯条。当然如果我要很龟毛地形容它的话,它们比较像是薯条和洋芋片的合体,不能代替炸薯条但是是另一种美味。当然我不可能就此打住。来一些大蒜,百里香… 海盐和黑胡椒是一定的… 雪花般的帕玛起司也无伤大雅。突来一笔,我拿出冰箱里的青柠,削了些果皮在上头…

完美的手抓零食!终于一个像样的烤薯条。唉,怎么说呢。有时候人生就是偶尔顺遂一下…

分量:2

我已经成功说服自己用喷雾瓶来上油是很重要的。

材料:

  • 2 颗大的或是 3 颗小的紫薯
  • 4 大匙橄榄油在喷雾瓶内(不会全部用掉)
  • 2 颗大蒜
  • 1 小匙百里香叶
  • 3 大匙现磨的帕玛起司
  • 1 小匙青柠檬皮
  • 1 小匙初榨橄榄油
  • 细海盐和黑胡椒

烤箱预热至 430ºF/220ºC。

紫薯削皮后,切成像火柴般大小。如果你有食物处理机或是削片刀来帮你完成这个步骤,恭喜你。我没有。

把紫薯条泡在冷水里5 分钟,将水倒掉,换干净的水再泡5 分钟。水分充分沥干后,用干净的布将每根薯条的水分吸干。越干越好。

准备两个烤盘,上面铺上油纸(铝箔纸不行… 会粘… 不要问了)。将薯条分两份,平均地铺平在上面。我会告诉你最好不要重叠,但你应该也不会听就好像我也没听一样,所以… 只要答应我你会考虑一下就好。让薯条风干一下,大概 10 分钟。

进烤箱之前,用喷雾瓶在薯条上喷上一层薄薄的油(如果到烤盘上都有油就是太多了!)。稍微移动一下让底部也沾到一些油,然后放进烤箱中下层。我的烤箱受热非常不均,所以每隔5~8 分钟,我会拿出来移动一下薯条的位置。烤的过程中,分2~3 次拿出来,重新用喷雾瓶上一层油,直到烤到金黄香脆(不会弯曲了)。第一盘先拿出来,放第二盘进去。

第二盘重复一样的步骤。最后5 分钟把第一盘放回去第二盘的下层回温。烤的期间,切碎大蒜和百里香,放入大碗中。准备 3 大匙的帕玛和青柠檬皮。

两盘薯条都烤好后,趁热倒入大蒜百里香的大碗中,再加入初榨橄榄油,海盐,黑胡椒,帕玛森起司和青柠檬皮碎,均匀地拌均。

打开一瓶啤酒,看 DVD 时间。

Continue Reading

Pretty Little Purple Shoestrings 美麗的紫色鞋帶

(ENGLISH)

我曾經嘗試過自己在家炸薯條。就那麽一次。

而因爲這裡找不到歌頌它的事跡的篇章,你就應該識相一些,不要問我發生什麽事。你看哦… 不是說它不能吃。不不不… 誰說的!?但是我腦袋裏僅存的一絲理智(還是有的)實在無法合理化這整個 – 包括一步驟泡水,一步驟過水,兩步驟過油,然後全部分兩三次重復 – 的過程。更別提那一缸子,永遠無法被有良心地稱之爲“新鮮”的油,全部就爲了那麽一丁點塞牙縫量而且又沒有外面好吃的薯條。你看,家裏的油永遠沒辦法那麽熱,也不可能像餐廳裏投資那樣 – 炸油:薯條 – 的比例。所以自己炸的薯條不會那麽平均地金黃酥脆。

總而言之,我要痛心地說 – 炸薯條還是留給專業餐廳執行就好。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這麽認爲的人,因爲和我有同感的家庭主廚們興起了一拖拉庫的烤薯條食譜,讓我又必須要再次痛心地說 – 烤薯條通常實在不怎麽樣。你看哦… 馬鈴薯含有過多的水分,讓它們無法在烤箱裏漂亮地酥脆。往往中間老是軟啪啪,頭尾又過於焦黃。可能我沒明白什麽叫“妥協”,但是要我說,中間塌軟邊角不均勻地焦黃又不香脆的東西,是薯條實在很牽強。還有哦,這整個話題跟烤薯塊一點關係都沒有。烤薯塊不是薯條!

所以我一直在找解決辦法。首先,我必須接受烤薯條永遠不可能跟炸薯條一模一樣。如果我必須在薯條的兩個特質中做選擇 – 鬆軟的中心和酥脆的外皮 – 那麽我會捨棄鬆軟那部分。再來,薯的品種必須比馬鈴薯的水分含量低,切出來的形狀也必須比較細長,才能讓它再烤箱裏順利地香脆。然後理論上,我可以將油以噴霧式的方法噴上去,就可以解決口感不均的問題。我希望我還沒已經講到大家不想聼了,因爲…

我實驗了一下我的理論,而出現在我臺面上的是兩盤金黃酥脆的紫鞋帶薯條。當然如果我要很龜毛地形容它的話,它們比較像是薯條和洋芋片的合體,不能代替炸薯條但是是另一種美味。當然我不可能就此打住。來一些大蒜,百里香… 海鹽和黑胡椒是一定的… 雪花般的帕瑪起司也無傷大雅。突來一筆,我拿出冰箱裏的青檸,削了些果皮在上頭…

完美的手抓零食!終于一個像樣的烤薯條。唉,怎麽說呢。有時候人生就是偶爾順遂一下…

分量:2

我已經成功説服自己用噴霧瓶來上油是很重要的。

材料:

  • 2 顆大的或是 3 顆小的紫薯
  • 4 大匙橄欖油在噴霧瓶内(不會全部用掉)
  • 2 顆大蒜
  • 1 小匙百里香葉
  • 3 大匙現磨的帕瑪起司
  • 1 小匙青檸檬皮
  • 1 小匙初搾橄欖油
  • 細海鹽和黑胡椒

烤箱預熱至 430ºF/220ºC。

紫薯削皮后,切成像火柴般大小。如果你有食物處理機或是削片刀來幫你完成這個步驟,恭喜你。我沒有。

把紫薯條泡在冷水裏 5 分鐘,將水倒掉,換乾淨的水再泡 5 分鐘。水分充分瀝干后,用乾淨的布將每根薯條的水分吸干。越干越好。

準備兩個烤盤,上面鋪上油紙(鋁箔紙不行… 會粘… 不要問了)。將薯條分兩份,平均地鋪平在上面。我會告訴你最好不要重疊,但你應該也不會聼就好像我也沒聼一樣,所以… 只要答應我你會考慮一下就好。讓薯條風干一下,大概 10 分鐘。

進烤箱之前,用噴霧瓶在薯條上噴上一層薄薄的油(如果到烤盤上都有油就是太多了!)。稍微移動一下讓底部也沾到一些油,然後放進烤箱中下層。我的烤箱受熱非常不均,所以每隔 5~8 分鐘,我會拿出來移動一下薯條的位置。烤的過程中,分 2~3 次拿出來,重新用噴霧瓶上一層油,直到烤到金黃香脆(不會彎曲了)。第一盤先拿出來,放第二盤進去。

第二盤重復一樣的步驟。最後 5 分鐘把第一盤放回去第二盤的下層囘溫。烤的期間,切碎大蒜和百里香,放入大碗中。準備 3 大匙的帕瑪和青檸檬皮。

兩盤薯條都烤好后,趁熱倒入大蒜百里香的大碗中,再加入初搾橄欖油,海鹽,黑胡椒,帕瑪森起司和青檸檬皮碎,均勻地拌均。

打開一瓶啤酒,看 DVD 時間。

Continue Reading

Pretty Little Purple Shoestrings

purple fries featured header

(简体)(繁體) 

I’ve attempted good-old French fries at home before.  Once.

And the fact that no song was sung for it in any chapters on this blog, you should know better and NOT to ask what happened.  You see, it wasn’t that it was inedible.  No no no… who said that?!  But the shreds of sanity left in me (surprise) just couldn’t justify the entire process of one-step soaking, one-step blanching and two-steps frying which then are all painstakingly repeated in 3~4 batches.  Let alone the giant tub of grease that will never EVER be conscientiously regarded as “fresh” again, ALL for a STINGY amount of fries that (covering my ears) just isn’t all-that-better than outsourced.  OK… again you see, the grease is never hot enough.  And I could never (maybe you do…) bear to invest the obscene ratio for grease : fries like the restauratns, which is to say… 15:1!  And therefore they never come out as goldenly delicious and crispy…

All in all it brings me to say – and believe me that these words don’t come without pain but – French fries are better-off left for professional kitchens.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C” Is For Cold Capellini

cold capellini featured header

(简体)(繁體)

Despite the respectable effort of window displays everywhere and pretty little fashion magazines who would like us to believe that the next season is upon us and seduce us into stocking up on goose-down parkas or snuggy scarfs, the truth is that the chances of heatwaves is right around the corner on any given Wednesday, and will last well into October for the freakier parts of the world at least.  This is a confession coming from a dark corner inside a pre-season shopaholic who, almost every year, excitedly opens a box full of winter goodies sometime in September while sweating profusely in her tank-tops and couldn’t stop the idea of downing a bowl of something really cold… ANYTHING cold.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C” Is For Cold Capellini 意大利冷麵

(ENGLISH)

虽然到处的百货公司橱窗和美丽的时尚杂志尽了最大的努力要让我们相信,下一季节已经来临,是大量进购羽绒大衣和温暖的围巾的时候了。但事实上,下一泼热浪来临一直到十月都还随时可能发生。这个告诫是来自一个-下一季购物狂-内心深处黑暗的角落。每一年九月,她总是一边兴奋地打开一箱充满了冬季新货的箱子,却一边冒着大滴小滴的汗珠,心想只能想着吃一碗冰冰凉凉的东西. .. 任何冰凉的东西!

各位可能想,冷面?实在不是一个创世纪新产品。但是我要说,日本才是真正的冷面达人。只要是吃过日本冷荞麦面或是素面的人就知道,我心里所想的是一个天才概念名为“ DIP’N SLURP”。不要小看这个,把酱料和面条分开的简单概念。除了它明显地将“吃冷面”这回事变得生动有趣之外,它真实的意义其实另在别处。这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噱头的动作,其实贡献在于它让面条和浆料能够保持在不同的温度。就好像素面常常上菜时是浸泡在冰水内,而沾酱和配料则是常温。当然它也同时让面条本身保持口感,不会因为吸入过多水分而变得软烂。

当然规规矩矩地写一篇关于日本冷面的post 也没什么不对,但是老实说,我自己都听烦了“各大华人超市都可以买到…”这句话。所以我决定将它改造为任何超市都能买得到材料,一个带有日本色彩的意大利经典料理。各位要相信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家的方便着想,而不是因为我懒到连家门都不想踏出的个人因素。真的。

而我必须说,它实在是超乎我所望。因为这是我好几个夏天加起来吃过最清凉,最满足,最降暑气的冷面!冰镇过后的意大利细面比热的时候有嚼劲,加上一点点的辣味,冰冷的番茄红酱更能凸现番茄的酸甜。这可能让我连冬天真的来临以后还是会想包着棉被回味的料理。当然啦,各位还是应该赶在夏天还没结束前动手。

分量:4 人份

番茄红酱:(4 人份)

  • 5 大匙初榨橄榄油
  • 480 g 意大利去皮番茄关头 (2罐)
  • 3 颗大蒜泥
  • 1/4 小匙现磨黑胡椒
  • 大约 3 小匙盐
  • 2 ~ 3 小匙 tabasco 辣椒酱

香料橄榄油:(2 人份)

  • 3 大匙初榨橄榄油
  • 2 颗大蒜泥
  • 1 小匙百里香叶
  • 1/4 小匙
  • 1/8 小匙现磨黑胡椒
  • 1 大匙切碎罗勒叶,或九层塔

意大利细面:(2 人份)

  • 250 g capellini 或 angel hair (大约半包)
  • 1 大匙香料橄榄油
  • 帕玛起司
  • 切碎罗勒

番茄在果汁机里打到不见块状番茄为止。锅子里烧热橄榄油,加入大蒜泥炒香,但不要上色。再倒入番茄,盐巴和黑胡椒。小滚直到收干剩 2/3 的量。需要稍微盖上锅盖,因为番茄小滚时喜欢乱喷…

这期间可以准备香料橄榄油。我喜欢简单的大蒜和百里香,但如果其他中意的香料也可以任意加入。在小锅里加入橄榄油和百里香叶,用中火加热直到百里香叶劈里啪啦地开始爆香。这时候再加入大蒜泥,盐巴和黑胡椒。炒香后马上离火。放置到完全冷却(罗勒叶最后才需要)。

红酱收干剩2/3 后,加入tabasco 辣椒酱,再用盐巴胡椒调整一下味道,便可以分成4 份装进罐子里放入冰箱完全冷藏。大概 5 个小时到隔夜。红酱可以几天前就做好待用。

烧开一大锅水和一把盐巴,放入意大利细面煮到略带咬劲。捞出后放入冰水中冷却,再充分沥干水分。加入1 大匙香料油拌均以防它粘成一团。放在盘子上,上面撒上帕玛森起司和罗勒。

将冰镇好的红酱拿出来,加入剩下的香料油和罗勒叶,加一些现磨的黑胡椒。

趁“冰”吃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