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andy@ladyandpups

糖霜枕頭

(ENGLISH)

天地良心,我现在是用我最后一丝丝的公德心和人性跟你说。如果你喜欢炸面团。如果在面对外酥里Q又沾满糖粉的东西前自我约束,不是你的强项。如果你还有任何一点点的渴望去a) 寻吸伴侣b) 留住伴侣c) 或是未来能够塞进衣柜任何衣服里的可能性,的话!我劝你现在就回头是岸。逃。逃~。逃啊~! !

剩下来的朋友们,跟我一起进入beignet (法式甜甜圈)的不归地狱吧。

frost-pillowfrost-pillow-(2)

(偷瞄…)房间里应该只剩下了解什么叫做对自己付责任的成年人了吧?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说,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东西被视为“不适合家庭厨房”是有合理原因的。这世界有不应该被拆穿的善意谎言,因为那是你的妈祖菩萨什么的,用心良苦地遮住你的眼来保护你的方法。但是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一个很不善意近乎邪恶的事实,那就是:其实beignet 可以再更完美化(没错,“更”!),而且在任何一个破铜烂铁的厨房内,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做出炸地外酥,内软,心又Q的beignet!这… 简直是罪大恶极。我不应该知道这些的… 我不想知道这些! !但现在我唯一能处理这个即将毁灭我的一生的讯息,就是将它… 传达给你。看吧,叫你逃的。

frost-pillow-(31)frost-pillow-(5)

还在无解说“什么?beignet 还需要完美话?它都已经是法国人了说!”。是的。它可以。更正确地说,是甜甜圈可以完美化。 Oh,我是不是又开始大逆不道,口无遮拦了?如果我说是从日本来的会不会比较好消化?国恨家仇放一边不说,那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只要是能吃的!对,他都可以完美化的日本人!我是在说那个发明了出风靡亚洲的甜甜圈新品种pon de ring 的甜甜圈达人,Mr. Donuts。简直是逼人太甚,甜甜圈都已经害人不浅了他还要给它升级版! ?当然啦,如此有重要性的食谱绝对是万人看守,锁在某个铜墙铁壁的保险箱内,好像Kate Middleton 的染发剂一样。但有一个材料是明显摆在外头,供世人研究的,那就是地瓜粉的运用。和普通小麦面粉用不同比例混均,地瓜粉可以赋予面团新的生命,给它前所未有的软嫩和香Q口感。

frost-pillow-(11)frost-pillow-(8)

好,这就是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你呢,基于理智和对腰线条的依依不舍,会先打消制作的念头。但不出一会儿,理智消退意志力逐渐薄弱。整整3 个朦胧的钟头过后,你会看着流理台上放着美丽蓬松的10 个beignets。但是你仰天发誓刚才明明有 20 个!而四下除你之外无一人。这时惊慌失措不是罕见的症状。是哪个没人性的一口气吞下10 个甜甜圈? !无从查起。虽然你手指头上粘着的糖粉给了凶案现场惊人的线索,但是我们准备下的结论还是,应该是被狗狗吃掉了。毕竟他们有时候很贱。

frost-pillow-(19) frost-pillow-(20)

分量:20 个

* 我尝试了几个不同的做法,分出了两种让你选择。一个有泡打粉baking powder (正方形的那个),会让炸过的面团非常有空气感,中间空心容易塞入果酱,奶酱… (我的天啊太邪恶了)当我没说。另一个没有baking powder(圆型那个),中心比较扎实,有咬劲。要做什么形状可以自由选择。

** 如果想要尝试不同变化,可以玩玩面粉和地瓜粉的比例。加1 大匙地瓜粉,少1 大匙面粉试试看。地瓜粉越多,炸出来的面团会越有透明感,口感也比较软。

材料:灵感来自 Mr. Donut

  • 1/2 杯高筋面粉
  • 1/2 杯地瓜粉(最好是泰国的)
  • 1/2 小匙高活性干酵母
  • 1/8 小匙盐巴
  • 1/8 小匙泡打粉 * 选择性
  • 1/2 杯全脂鲜奶
  • 1 大匙炼乳
  • 1 大匙无糖黄油,室温
  • 2 ~ 3 杯蔬菜油,炸用
  • 细糖霜粉

一个大碗内,混均面粉,地瓜粉,酵母,盐巴和泡打粉。木勺拌均后,加入鲜牛奶,搅拌成均匀的面团。在加入炼乳,和室温黄油,继续用木勺搅拌直到所有材料完全混均,无块状。面团会感觉非常湿。用保鲜膜盖紧,放在室温下醒1~2 个小时,直到面团成2 倍大。

充分地在台面上撒上面粉。将面团倒在台面上,上面撒上更多的面粉。将面团轻轻压扁,用切面刀将面团两面折起来(像折信纸那样)。转 90 度角,再折一次。注意,这面团非常湿粘,不时需要一直撒上面粉才行。然后将面团擀成1/8″ (0.25 cm) 厚的面皮。用刀切成小方形(比较快也比较方便),或是用饼干圈切出圆形状(剩下的面团揉起来再擀开,再切,直到用完为止)。

将切好的面团放在烤盘上,盖紧保鲜膜。室温下再醒1 个小时,直到它们微微彭起。

在一个较深,直径较窄的小锅里烧热2 杯蔬菜油。锅子越窄,需要用的油越少。拿根竹筷子查进油锅里,筷子便如果很快开始起泡,就表示油够热了。放进 2~3 块面团开始炸。面团一遇热便会开始膨胀,再第一遍还没炸黄前反面,不然定型后面团将因为里面的空气,难以反面。反复将两面都炸到金黄色就可以了。

放在架上沥油,继续炸下一批。

炸好后,充分撒上糖霜粉。趁热吃。

frost-pillow-(9)frost-pillow-(25)

Continue Reading

Puffy Powdered Pillow

(简体)(繁體)

OMG. I’m telling you out of my last shred of conscience and humanity before I turn Paula Deen. If you like fried dough. If you have a weakness for doughnuts. If exercising self-restraint over hot-and-crispy-exterior-with-chewy-center things isn’t exactly your forte. Or if you value any possibility to a) find a mate, b) keep a mate, c) or simply to be able to fit into ANYTHING ever again. Pack your knives and go. Because this recipe is up to no good. Run. RuN. RUN!

The rest of you, follow me into beignet Mordor with no return.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Soup From Yunnan

yunnan-beef-stew-featured-header

Oh there she goes again… trying to answer the question that nobody is asking. Beef stew from Yunnan? Anybody? (zeeeeeeeeee…) Believe me… I really struggled about posting this you know. The more conforming side of me who knows better wanted to kiss it on the forehead and lovingly bury it six feet under the ever-growing queue of recipes, resting peacefully inside WordPress’s cyber data-tomb. The curry fish head? The chili braised tofu? Com’on… blogs are all about traffics (snap fingers)! Followers (Snap)! Cookies (snaP)! and CAKES (SNAP)!! Nobody’s interested in exotic affairs with the far east especially shortly following that temporary insanity fermented tofu thing… But really guys, I tried.  As I fed myself this soup, it became clearer and clearer with each spoonful that it would just be TOO WRONG to keep it away from you, traffic-tank or not. Oh selfless me.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Funky Business

All right.  I admit it.  I have been hiding something dirty from you.  I have been for quite sometime now playing the role of a girl who gushes about red velvet things, woos-and-ahhs over seasonal muffins for weekends and salutes to tacos, sandwiches and raviolis for everyday meals, who even contemplates (but no luck so far) on creating the ultimate fairy-food salads to tackle the hippie crowds.  Don’t get me wrong because I love all that (maybe not the salads…) as much as the next American and who wouldn’t?  But… there’s more to it me and it’s despicable that I’ve been tucking it away in a dark corner to lick off its own shame.  Today I’m going to let my closeted funk-fetish get exposed…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羅馬Bonci比薩

(ENGLISH)

我想這篇東西見日光的時候,這世界已經踏入 2013 年了。那就,新年快樂吧各位。希望在克服萬難之下,煙火都 被擋住 看到了,香檳也 灑了 開了,陌生人也 打架 親了,新年期許也 忘記 完成了。不過老實告訴大家,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慶祝我謹剩的膠原蛋白又和另一個年頭私奔去了的人。而說到“象徵性期許”嘛,我從來也不懂爲什麽要等到 12 月?哪裏來的美國時間啊?對一個新開始的希望一定要在這一刻如果不是上一刻,馬上開始,才能夠在明天中午之前就地腰斬。昨天晚上我跟我的大腿說“夠了你們!”,今天晚上床頭就放了荔枝軟糖。你看,效率嘛。

bonci-pizza

所以 上個月 去年呢,當我將一塊最夯的麵包 – 夯到我都不想告訴你們它其實是比薩,因爲它超越了那些先入爲主的觀念 – 放到我的嘴巴裏時,任何一個人在這麽完美的 timing 之下都會說“我的新年期許就是成功地在家裏複製這個!”的時候,我說“不!”。這麽美好的東西怎麽可以等到下一年呢?在家裏複製它的失敗一定要發生在 2012 年。2013 年是用來讓其他東西失望的!

不過我並沒有。失敗那是。我真的做了。

bonci-pizza-(2)bonci-pizza-(3)bonci-pizza-(4)bonci-pizza-(5)

滴滴答答幾個人可能發現我們剛才羅馬回來。我是不會誇張到說這趟旅程打開我們世界裏的另一扇窗啦,不過它關上了一個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之前對紐約新比薩教父 – Jim Lahey 的讚嘆。我有絕對的理由對 Lahey 衷心耿耿,基於在紐約的時候辦公室離他大名耿耿的 Sullivan St. Bakery 只有幾條街,而它的 pizza bianca (白比薩)至情至義地陪伴我度過多少自我唾棄的下午,和多次想要拿筆筒丟我老闆的衝動。這份恩情連到了羅馬,吃了幾個也許不相上下的 pizza bianca 后都無法忘記和動搖。直到我走進了  Bonci’s。

bonci-pizza-(6)bonci-pizza-(21)

然後就… “對不起了,兄弟 Lahey”。Bonci’s 的比薩皮簡直是神奇的。雖然他的名氣許多來自于他充滿創造力的比薩配料,但是那些凡間的東西都無法掩飾他的比薩麵糰才是神來一筆 – 兩層薄脆如薯片的表層,夾著無比柔軟但竟又有咬勁的裏層。那綿綿密密,幾乎半透明的麵糰組織層層交叉地佈滿了那些製作過程裏辛苦保存下來的拱形氣包中。我是不會無情到馬上叫 Lahey 的麵糰到板凳上涼去,我確定它還是有它派得上用場的時候(薄比薩,或是配料才是主角的時候),但這個當我們在討論  bianca 的時候,Bonci 正式榮登新教父。

bonci-pizza-(12)bonci-pizza-(16)

分量:兩個 12″/30 cm 圓形 pizza bianca

所有在 Bonci 的比薩都有相較之下略厚的麵包層,所以我只建議用他的食譜來做麵糰才是重點的東西(譬如說 pizza bianca 或是 pizza rossa)。他建議用的麵粉是 tipo 0 或是 tipo 1 (麵粉磨的細度,數字越高越粗)和最好是石磨的麵粉,譬如說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當然北京是很難找到的,所以我用的是金像牌 A 級麵包粉。但是這個牌子的麵粉並沒有給我所追求的近乎透明的麵糰組織,也是很多地瓜粉麵糰會有的特色,所以我加入了些許的地瓜粉而成果和在他店裏吃到的頗爲接近。如果你手頭上有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那就別客氣全部用它。但是如果要嘗試別的麵包粉,可以試試看這個方法。

材料:改自于 Bonci 的食譜

  • 400 g 金像牌 A 級麵包粉 (或是你喜歡的牌子) + 100 g 的地瓜粉 (最好是泰國的),或是全部用 500 g 的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
  • 3.5 g (3/4 小匙) 的高活性乾酵母
  • 1 小匙白糖
  • 350 g 的冷水
  • 3/4 小匙鹽巴
  • 20 g 的初搾橄欖油
  • 粗小麥粉或細玉米粉(防粘手用)
  • 4 大匙初搾橄欖油
  • 海鹽

在一個大碗裏混合麵包粉,地瓜粉,乾酵母和白糖。用木棍攪拌均勻。加入冷水,再用木棍攪拌成塊狀麵糰(不需要均勻!不要過度攪拌)。再加入鹽巴和橄欖油,攪拌成麵糰狀就停。

將麵糰撥放在臺面上,不要揉它!!要像折信紙一樣,一邊提起來覆蓋在另一邊上。轉 90 度角,再折一次。然後又保鮮膜蓋上,靜置 15 分鐘。重復以上動作,再靜置 15 分鐘。一直重復這樣翻折 3 ~ 4 次,直到麵糰粘稠但是沒有不均勻的塊狀而開始有了彈性。

將麵糰放囘大碗裏,保鮮膜蓋住。放在冰箱裏醒 24 小時。沒錯。

要烤的前 1 個小時,將麵糰拿出冰箱。小心地將它刮出碗外(不要壓垮/壓扁它!),撥到臺面上。再將麵糰翻折 1 次,然後分成兩等份(或是如果你的烤箱夠大,也可以分 1 份烤)。用保鮮膜蓋起來,讓麵糰完完全全地回到室溫,大概 1 個小時。不要碰它哦。

烤前 30 分鐘,烤箱内放入比薩石,或是圓形深度淺的鉄鍋,溫度餘熱至 500ºF/230ºC。我懷疑不是每個人都有比薩石,包括我在内。用淺的大鉄鍋效果一樣好。 (如果你兩個都沒有,只有烤盤,以下有説明)

烤箱完全餘熱好后,開始準備麵糰。

輕輕拿起 1 塊麵糰,裏裏外外上上下下都撒上粗小麥粉,要完全不粘手。開始輕輕地在沒有撕裂麵糰的前提下,將麵糰壓成想要的形狀。除非你的手指長得像又肥又大的香腸還沒有指甲(會搓破麵糰導致氣泡破掉),不然我會建議將雙手握成拳頭,用指關節來進行這些動作。從邊緣開始,輕輕壓出一圈凹洞。再從中間往外緣,讓麵糰在輕壓的動作下慢慢往外延伸。輕柔地將麵糰反面,再重復這些動作。千萬不要強迫或過度刺激它!如果你覺得麵糰開始產生彈性,會縮回原本的形狀的時候,蓋囘保鮮膜讓它休息 10 分鐘。這需要練習,頭幾次可能不會太成功,而你也沒辦法讓麵糰達到非常薄的狀態。那都沒關係因爲我們不是要做薄比薩!完成的時候,麵糰應該要小顆的氣泡遍佈在上面。

拿出 1 張油紙攤平在臺面上。伸出你的前臂,停在麵糰上方。輕輕提起麵糰一邊,將它翻挂在前臂上,另一手再伸到下面將麵糰提起。輕輕抖動讓多餘的小麥粉掉落,再將麵糰攤平在油紙上(或烤盤)。均勻淋上 2 大匙橄欖油,撒上些許海鹽(我有磨一些帕瑪森起司,完全是選擇性)。將油紙提起,移到比薩石或鉄鍋内。

在烤箱裏烤 10 分鐘,直到底部和表面金黃香脆。如果用的是烤盤,將它先直接放在烤箱的最底部烤 15 分鐘(選擇“底層加熱”),查看一下底部是否開始呈金黃色。然後移到中間(選擇“上層加熱”)再烤到表層也呈金黃色。這期間可以準備第 2 個麵糰。

再來當然就是配料隨你高興了。今天很簡單,鮮奶酪,芝麻葉和帕瑪森,淋上 balsamic 黑醋做點綴。

bonci-pizza-(18)

Continue Reading

羅馬Bonci比薩

(ENGLISH)

我想这篇东西见日光的时候,这世界已经踏入 2013 年了。那就,新年快乐吧各位。希望在克服万难之下,烟火都 被挡住 看到了,香槟也 洒了 开了,陌生人 也打架 亲了,新年期许也 忘记 完成了。不过老实告诉大家,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庆祝我谨剩的胶原蛋白又和另一个年头私奔去了的人。而说到“象征性期许”嘛,我从来也不懂为什么要等到12 月?哪里来的美国时间啊?对一个新开始的希望一定要在这一刻如果不是上一刻,马上开始,才能够在明天中午之前就地腰斩。昨天晚上我跟我的大腿说“够了你们!”,今天晚上床头就放了荔枝软糖。你看,效率嘛。

bonci-pizza

所以 上个月 去年呢,当我将一块最夯的面包- 夯到我都不想告诉你们它其实是比萨,因为它超越了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 放到我的嘴巴里时,任何一个人在这么完美的 timing 之下都会说“我的新年期许就是成功地在家里复制这个!”的时候,我说“不!”。这么美好的东西怎么可以等到下一年呢?在家里复制它的失败一定要发生在 2012 年。 2013 年是用来让其他东西失望的!

不过我并没有。失败那是。我真的做了。

bonci-pizza-(2) bonci-pizza-(3) bonci-pizza-(4) bonci-pizza-(5)

滴滴答答几个人可能发现我们刚才罗马回来。我是不会夸张到说这趟旅程打开我们世界里的另一扇窗啦,不过它关上了一个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之前对纽约新比萨教父 –  Jim Lahey 的赞叹。我有绝对的理由对 Lahey 衷心耿耿,基于在纽约的时候办公室离他大名耿耿的 Sullivan St. Bakery 只有几条街,而它的 pizza bianca (白比萨)至情至义地陪伴我度过多少自我唾弃的下午,和多次想要拿笔筒丢我老板的冲动。这份恩情连到了罗马,吃了几个也许不相上下的 pizza bianca 后都无法忘记和动摇。直到我走进了 Bonci’s。

bonci-pizza-(6) bonci-pizza-(21)

然后就… “对不起了,兄弟 Lahey”。 Bonci’s 的比萨皮简直是神奇的。虽然他的名气许多来自于他充满创造力的比萨配料,但是那些凡间的东西都无法掩饰他的比萨面团才是神来一笔- 两层薄脆如薯片的表层,夹着无比柔软但竟又有咬劲的里层。那绵绵密密,几乎半透明的面团组织层层交叉地布满了那些制作过程里辛苦保存下来的拱形气包中。我是不会无情到马上叫 Lahey 的面团到板凳上凉去,我确定它还是有它派得上用场的时候(薄比萨,或是配料才是主角的时候),但这个当我们在讨论 bianca 的时候,Bonci 正式荣登新教父。

bonci-pizza-(12) bonci-pizza-(16)

分量:两个 12″/30 cm 圆形 pizza bianca

所有在 Bonci 的比萨都有相较之下略厚的面包层,所以我只建议用他的食谱来做面团才是重点的东西(譬如说 pizza bianca 或是 pizza rossa)。他建议用的面粉是 tipo 0 或是 tipo 1 (面粉磨的细度,数字越高越粗)和最好是石磨的面粉,譬如说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当然北京是很难找到的,所以我用的是金像牌A 级面包粉。但是这个牌子的面粉并没有给我所追求的近乎透明的面团组织,也是很多地瓜粉面团会有的特色,所以我加入了些许的地瓜粉而成果和在他店里吃到的颇为接近。如果你手头上有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那就别客气全部用它。但是如果要尝试别的面包粉,可以试试看这个方法。

材料:改自于 Bonci 的食譜

  • 400 g 金像牌 A 級面包粉(或是你喜欢的牌子) + 100 g 的地瓜粉(最好是泰国的),或是全部用 500 g 的 Burrato from Mulino Marino
  • 3.5 g (3/4 小匙) 的高活性乾酵母
  • 1 小匙白糖
  • 350 g 的冷水
  • 3/4 小匙鹽巴
  • 20 g 的初搾橄欖油
  • 粗小麥粉或細玉米粉(防粘手用)
  • 4 大匙初搾橄欖油
  • 海鹽

在一个大碗里混合面包粉,地瓜粉,干酵母和白糖。用木棍搅拌均匀。加入冷水,再用木棍搅拌成块状面团(不需要均匀!不要过度搅拌)。再加入盐巴和橄榄油,搅拌成面团状就停。

将面团拨放在台面上,不要揉它! !要像折信纸一样,一边提起来覆盖在另一边上。转 90 度角,再折一次。然后又保鲜膜盖上,静置 15 分钟。重复以上动作,再静置 15 分钟。一直重复这样翻折3 ~ 4 次,直到面团粘稠但是没有不均匀的块状而开始有了弹性。

将面团放回大碗里,保鲜膜盖住。放在冰箱里醒 24 小时。没错。

要烤的前1 个小时,将面团拿出冰箱。小心地将它刮出碗外(不要压垮/压扁它!),拨到台面上。再将面团翻折1 次,然后分成两等份(或是如果你的烤箱够大,也可以分1 份烤)。用保鲜膜盖起来,让面团完完全全地回到室温,大概 1 个小时。不要碰它哦。

烤前30 分钟,烤箱内放入比萨石,或是圆形深度浅的鉄锅,温度余热至 500ºF/230ºC。我怀疑不是每个人都有比萨石,包括我在内。用浅的大鉄锅效果一样好。 (如果你两个都没有,只有烤盘,以下有说明)

烤箱完全余热好后,开始准备面团。

轻轻拿起1 块面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撒上粗小麦粉,要完全不粘手。开始轻轻地在没有撕裂面团的前提下,将面团压成想要的形状。除非你的手指长得像又肥又大的香肠还没有指甲(会搓破面团导致气泡破掉),不然我会建议将双手握成拳头,用指关节来进行这些动作。从边缘开始,轻轻压出一圈凹洞。再从中间往外缘,让面团在轻压的动作下慢慢往外延伸。轻柔地将面团反面,再重复这些动作。千万不要强迫或过度刺激它!如果你觉得面团开始产生弹性,会缩回原本的形状的时候,盖回保鲜膜让它休息10 分钟。这需要练习,头几次可能不会太成功,而你也没办法让面团达到非常薄的状态。那都没关系因为我们不是要做薄比萨!完成的时候,面团应该要小颗的气泡遍布在上面。

拿出 1 张油纸摊平在台面上。伸出你的前臂,停在面团上方。轻轻提起面团一边,将它翻挂在前臂上,另一手再伸到下面将面团提起。轻轻抖动让多余的小麦粉掉落,再将面团摊平在油纸上(或烤盘)。均匀淋上2 大匙橄榄油,撒上些许海盐(我有磨一些帕玛森起司,完全是选择性)。将油纸提起,移到比萨石或鉄锅内。

在烤箱里烤10 分钟,直到底部和表面金黄香脆。如果用的是烤盘,将它先直接放在烤箱的最底部烤15 分钟(选择“底层加热”),查看一下底部是否开始呈金黄色。然后移到中间(选择“上层加热”)再烤到表层也呈金黄色。这期间可以准备第 2 个面团。

再来当然就是配料随你高兴了。今天很简单,鲜奶酪,芝麻叶和帕玛森,淋上 balsamic 黑醋做点缀。

bonci-pizza-(18)

Continue Reading

Slice of Bonci’s

(简体)(繁體)

I assumed that by the time this post is published, the world has crossed into the year 2013.  So happy new year, guys.  I hope that against all odds, fireworks were blocked enjoyed, champagnes were spilled popped, strangers fought kissed, and resolutions dismissed fulfilled.  But truth be told, I am never one to celebrate the fact that another year has eloped with my remaining inventories of collagen, and as far as a new “symbolic reform” goes, I never understand why I have to wait for December.  Who’s got time for that?  The hope of a new beginning must start now if not last minute, so it could get killed before noon the next day.  Last night I said “ENOUGH!”  to my thighs and tonight I have lychee gummies on my night stand.  Efficiency.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The Way Rome Intended…

    EVERYTHING… IMPECCABLY CRAFTED.  NOTHING REFINED.

    I opened my eyes and stared into a rustic, antique wooden-ceiling.  It’s an unusually early hour for me to wake up to but both the street-washing vehicle just outside the window and my jetlag demanded it.  This was a morning as routine as any.  We woke up, cleaned ourselves and got dressed.  But instead of a solitary morning of me courting my coffee machine, we walked down one flight of antique stone-steps into another world and strolled to the piazza-next-door for a cup of cappuccino with anticipations of company.  People were there as promised, gathering in front of the cafe bar chatting.  We funneled through the cappuccino crowd as you would in a big family getting through the morning in an orderly chaos.  Two cappuccinos, one cornetto.  As usual.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