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Do-It-In-Provence Aïoli 普儸旺斯蛋黃醬

(ENGLISH)

这个要献给 Tony。

市面上传闻已久,Tony 已经杀青了他最后一集 No Reservations,而且正在拍摄将会是他最后一季的 The layover。大约一个月前,他冷血地在他的部落格上正式宣布他将结束这些过去 9 年来,在我的美食冒险生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节目。…“恶意抛弃”,是我能想到的字眼。你… 你怎么可以留我们在这里,夜里度过只 Sam B.的画面,和 Andrew Zimmer 在吃血块… 不然就是烂掉的 ball sacks… 或是 whatever…。

但我不会在这里耍感性。我不会在这里搞 – 你是多年来美食路程上重要的一页。我们会真心想念你 – 那套。因为其实这篇东西,老实说,其实主要是为了之后要来的另一篇主角而写的(烤五花三明治… 吸鼻子… 你会喜欢的)。所以珍重了。让我举起这根汤匙敬你一回。

敬你,Tony。敬下一程。

但当我说这是献给你的时候,我不是完全的在撒谎。因为在我第一次作蛋黄酱的这天,怎么能够不悲愤地想起他们在普罗旺斯队你所做的种种。想起他们如何独裁地决定了你不够格来制作道地的蛋黄酱。想起他们如何无情地剥削你身上每一丝自信心,让你自己都相信你只会自取其辱。想起他们如何像恐怖分子一样,在你脑袋里种下了恐惧的种籽。太不应该了!所以,我要完成你未能完成的。虽然不是身在普罗旺斯,但为了证明他们是错的!我要在因为电视播放而“太吵”,3 只狗乱跑而“太挤”,电风扇大放而“风太大”,但绝对闻不到任何恐惧的厨房里,证明他们的蛋黄酱不过就是很大蒜的美奶滋(只不过比较香,比较浓郁,比较美味… 其实不太像… 美奶滋啦)!

所以安息… 休息吧。我知道你完全自私地弃我们而选择了你的老婆,弃我们而选择了你的女儿,弃我们而选择了什么“真正”的假期。去吧,去躺在某个高级旅馆的游泳池旁叫客房服务送来的食物,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根本暗地里就喜欢这套。去穿着你特别订制的高级皮鞋走在你 Upper East Side 的高级街道上,因为我们都知道你这年头都是这个调儿。不要再骗我们说什么你对住在越南有热情的渴望,因为我们都知道你那自命不凡的老婆才不跟你来这套。无所谓的。不伤不伤。我们都在这一回尽兴了。下一程再会。

材料:

  • 3 颗大蒜
  • 1/2 小匙粗海盐
  • 1 颗蛋黄
  • 1 1/2 小匙柠檬汁
  • 1/2 杯橄榄油
  • 现磨的黑胡椒

*  这是下一篇“烤五花三明治”里的一部份。但我觉得它会常被用到,所以把它拉出来,放在另一个目录里。

需要一个石磨,还有橘色淡黄

把 3 颗大蒜和 1/2 小匙粗海盐放入石磨里,压碎成像蒜泥一样的细度。加入蛋黄和柠檬汁,搅拌均匀。

把 1/2 杯橄榄油放在小碗里,准备一个小汤匙。一点一点地,一滴一滴地,用小汤匙把橄榄油加入石磨里,一边搅拌。上一汤匙的橄榄油还没充分地被拌进蛋黄汁里之前,千万别再加下一匙。一种 “emulsion” 会渐渐形成。如果油加地太急,或一次太多,“emulsion” 就会被破坏而油水分离。别急。先把狗们喂饱,回好 emails,准备好一个没有别的事情可分心的环境。我不是害怕。我是小心。

随着加入的橄榄油,酱的颜色会越来越淡。重复以上的步骤直到 1/2 杯橄榄油完全融入。加进现磨的黑胡椒调味,大概 1/4 小匙。再用细海盐调整咸度。放在密封的罐子里冰起来,可以保存 2 个星期左右。

搞定。普罗旺斯蛋黄酱。怎样? “Provencians”~!

[subscribe2]

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StumbleUp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 11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