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12

palm sugar brioche featured header

As Promised – A Better Brioche

(简体)(繁體) I should’ve known.  I shouldn’t still be surprised after all these years.  OOOF COURSE!  What other secret weapons do professional bakers hold against…

Read More
palm sugar brioche featured

As Promised – A Better Brioche 椰糖奶油麵包

(ENGLISH) 原来更好的鸡蛋面包的秘密是,更多的奶油。 我早应该知道的。怎么会感到惊讶呢?当然啦!专业烘培师傅除了加奶油时的心狠手辣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秘密武器?我发现,只要我蒙上我的良心,稳住我颤动的双手,挥去海滩上肥波阵阵的画面,一咬牙把那所~有的奶油都加入搅拌机内,我也可以自己在家烤出无比香浓,绵密的鸡蛋面包。稳住,Mandy。稳住。通往伟大的路上是不能没有牺牲的。 我也早应该知道当初第一次尝试做奶油鸡蛋面包,就是踏上不归路的那天。本来单纯地想复制儿时幼稚的红豆包,却演变成了想要追求更美好的鸡蛋面包的使命。好像毒虫永远在追求更纯的药物。原来瘾头是这么一回事。先是有个“入门起头”,然后等着掉下悬崖。我正在坠落… 不我当然还没到底,OK,谷底是牛角面包… 所以我正在坠落,而且盘算着拉几个同样意志软弱的朋友们一起。来吧,朋友!闻一闻这致命带着奶油和椰香的气味。来,没错。别担心,不会上瘾的…。 这个面团是来自于Boston 有名的面包店Flour,用来做他们远近驰名的粘答答卷。我想这个世界实在不需要我再示范一次粘答答卷,所以我做了一些小小的改造。改用椰糖和椰浆做出来的糖汁,帮这个面团上了一层油亮晶晶的表层。它没有普通粘答答卷,或肉桂卷那么甜腻,但是这糖汁会让你的厨房充满了疯狂的香味。现在大部分的超市都能找得到椰浆。椰糖也能轻易在超市或是网上得到。相信我,小小的努力可以得到大大的回报。 我能理解如果有人有想要塞入什么坚果,还是葡萄干,还是椰子粉什么的。 Well,坚果… 我讨厌坚果。这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没有过敏的东西,而我讨厌它们。当生命很有幽默感的时候其实不是很好笑。不好笑!生命!葡萄干嘛… 我老实说也不是很喜欢葡萄干。椰子粉… 啊我知道为什么了!我就是不喜欢我的鸡蛋奶油面包里有我需要咀嚼的东西,OK!好像我的冰淇淋一样。为什么要在“融于你口”里面藏一些“咬断你牙”的东西呢? ? !不懂耶!所以我决定让它单纯一点。就软绵,浓郁,香醇,QQ 又微甜就可以了。简单的满足。 鸡蛋奶油面包: adapted from Flour 175 g 普通面粉 170…

Read More
palm sugar brioche featured

As Promised – A Better Brioche 椰糖奶油麵包

(ENGLISH) 原來更好的雞蛋麵包的秘密是,更多的奶油。 我早應該知道的。怎麽會感到驚訝呢?當然啦!專業烘培師傅除了加奶油時的心狠手辣之外,還有什麽別的秘密武器?我發現,只要我懞上我的良心,穩住我顫動的雙手,揮去海灘上肥波陣陣的畫面,一咬牙把那所~有的奶油都加入攪拌機内,我也可以自己在家烤出無比香濃,綿密的雞蛋麵包。穩住,Mandy。穩住。通往偉大的路上是不能沒有犧牲的。 我也早應該知道當初第一次嘗試做奶油雞蛋麵包,就是踏上不歸路的那天。本來單純地想複製兒時幼稚的紅豆包,卻演變成了想要追求更美好的雞蛋麵包的使命。好像毒蟲永遠在追求更純的藥物。原來癮頭是這麽一回事。先是有個“入門起頭”,然後等著掉下懸崖。我正在墜落… 不我當然還沒到底,OK,谷底是牛角麵包… 所以我正在墜落,而且盤算著拉幾個同樣意志軟弱的朋友們一起。來吧,朋友!聞一聞這致命帶著奶油和椰香的氣味。來,沒錯。別擔心,不會上癮的… 這個麵糰是來自于 Boston 有名的麵包店 Flour,用來做他們遠近馳名的粘答答卷。我想這個世界實在不需要我再示範一次粘答答卷,所以我做了一些小小的改造。改用椰糖和椰漿做出來的糖汁,幫這個麵糰上了一層油亮晶晶的表層。它沒有普通粘答答卷,或肉桂卷那麽甜膩,但是這糖汁會讓你的廚房充滿了瘋狂的香味。現在大部分的超市都能找得到椰漿。椰糖也能輕易在超市或是網上得到。相信我,小小的努力可以得到大大的回報。 我能理解如果有人有想要塞入什麽堅果,還是葡萄乾,還是椰子粉什麽的。Well,堅果… 我討厭堅果。這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沒有過敏的東西,而我討厭它們。當生命很有幽默感的時候其實不是很好笑。不好笑!生命!葡萄乾嘛… 我老實說也不是很喜歡葡萄乾。椰子粉… 啊我知道爲什麽了!我就是不喜歡我的雞蛋奶油麵包裏有我需要咀嚼的東西,OK!好像我的冰淇淋一樣。爲什麽要在“融于你口”裏面藏一些“咬斷你牙”的東西呢??!不懂耶!所以我決定讓它單純一點。就軟綿,濃郁,香醇,QQ 又微甜就可以了。簡單的滿足。 雞蛋奶油麵包: adapted from Flour 175 g 普通麵粉 170 g 高筋麵粉…

Read More
corn icecream featured header

Creamed Corn For Desserts

(简体)(繁體) Here is turning suffocatingly humid. Here marks the height of nasty-seats-with-sweaty-asses season. Here.  Is.  August.

Read More
corn icecream featured

Creamed Corn For Desserts 玉米冰淇淋

(ENGLISH) 这里的温度逐渐升高。 这里的湿度逐渐让人窒息。 这里逐渐进入了- 粘答答的椅子季节- 的高峰。 这里进入八月。 北京的夏天,方便地坐立于无止境扩张中的沙漠旁,厄… 可以说不是很舒服。那些(好比以前的我)习惯了现代冷气- 从醒来的房间,到路上的交通工具,到上班的办公室,到晚上的餐厅,回到要睡觉的房间- 所带来的舒适各位,请注意:北京什么都是就是不是现代。忘记你听过什么。不!不是现代!连边都粘不上!现代这个词它连写都不会写!所以可以坐上一台,带有伪装成是冷气但其实是吹着暖暖微风的电扇的计程车,已经称得上是幸运。真的让人“血液沸腾”。 OK,我不敢相信这里有个“但是”… 但是!唉… “反舒适”不就是“环保”的代名词吗?在过于舒适的美国,环保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把这些当作是一个- 以大势为重- 的训练。 厄,“大势”=地球。 所以在寻找住所的时候,我们选择了这个名设计,重环保,恒湿恒温的建筑。在这里,碳足迹很低,但房间温度… 很高,26ºC 这么高!恒温 26ºC!啊~ 是只有我还是26ºC 并不算是“舒适”温度? !我开始粘在每一个皮做的家具上面好像在“侵犯”他们一样。我不适合…

Read More
corn icecream featured

Creamed Corn For Desserts 玉米冰淇淋

(ENGLISH) 這裡的溫度逐漸升高。 這裡的濕度逐漸讓人窒息。 這裡逐漸進入了 – 粘答答的椅子季節 – 的高峰。 這裡進入八月。 北京的夏天,方便地坐立於無止境擴張中的沙漠旁,厄… 可以說不是很舒服。那些(好比以前的我)習慣了現代冷氣 – 從醒來的房間,到路上的交通工具,到上班的辦公室,到晚上的餐廳,回到要睡覺的房間 – 所帶來的舒適各位,請注意:北京什麽都是就是不是現代。忘記你聼過什麽。不!不是現代!連邊都粘不上!現代這個詞它連寫都不會寫!所以可以坐上一台,帶有僞裝成是冷氣但其實是吹著暖暖微風的電扇的計程車,已經稱得上是幸運。真的讓人“血液沸騰”。 OK,我不敢相信這裡有個“但是”… 但是!唉… “反舒適”不就是“環保”的代名詞嗎?在過於舒適的美國,環保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把這些當作是一個 – 以大勢爲重 – 的訓練。 厄,“大勢”=地球。 所以在尋找住所的時候,我們選擇了這個名設計,重環保,恆溼恆溫的建築。在這裡,碳足跡很低,但房間溫度……

Read More
scallion chicken featured header

Scallion Oil Chicken

(简体)(繁體) Lately Jason’s been GRILLED at work like a turkey on Thanksgiving, and soon gonna be off on a business trip for 2 days….

Read More
scallion chicken featured

Scallion Oil Chicken 蔥油雞

(ENGLISH) Jason 最近在公司被操得像感恩節的火雞,而且馬上就要離開,出差 2 天。雖然做為一個現代女性,我實在很不想承認,但是這只意味著一件事情,就是- 我好~~無聊呀~(無病呻吟當中…)!我其實很忙的。真的。我有好多事情要做。譬如說好幾篇文章排排站好等著我去翻譯。好像嗷嗷待哺中的小雞一樣… “吱吱… 吱吱… 吱吱… ” 啊!!~~我實在連提起一根手指頭的動力都沒有。又譬如說,終于有時閒聯絡一些可能以爲我已經世界蒸發的朋友們… 等一下,我在騙誰呀?我在北京哪來的朋友?哦哦!我知道了!或者是窩在床上擁抱著我最愛的垃圾食物,來個“魔戒”三部曲馬拉松!… 不過這儅事我大概已經做過 3 次了。看著 Gandalf 叫“你~不許~過來~!!”的興奮也只能維持那麽久。那不然看“小美人..” 啊!XX 實在太可悲了!可惡,失業婦女到底要怎麽殺時間呀? (相信我,以上連續的畫面是必須的) 通常這種極度無聊的時刻,我都會搞一個最花時間,過程繁瑣,可以在我的“有的是時間”裏稱后!的一道菜。不過在這個比較特別的情況下,嗯… 是誰要把它吃掉?如果各位以爲從這個廚房裏滾出來的東西,我至少會負責吃掉我的那一份的話,那簡直是傻了。我還在癡癡地等著那個傳説中“豐盈美”的流行來到,但經過這些年,我開始相信那只不過是個殘忍的黑色幽默。加上我又沒辦法來走個 Nigella 路綫,所以總而言之,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還是來點比較清淡的。…

Read More
scallion chicken featured

Scallion Oil Chicken 蔥油雞

(ENGLISH) Jason 最近在公司被操得像感恩节的火鸡,而且马上就要离开,出差2 天。虽然做为一个现代女性,我实在很不想承认,但是这只意味着一件事情,就是- 我好~~无聊呀~(无病呻吟当中…)!我其实很忙的。真的。我有好多事情要做。譬如说好几篇文章排排站好等着我去翻译。好像嗷嗷待哺中的小鸡一样… “吱吱… 吱吱… 吱吱… ” 啊! ! ~~我实在连提起一根手指头的动力都没有。又譬如说,终于有时闲联络一些可能以为我已经世界蒸发的朋友们… 等一下,我在骗谁呀?我在北京哪来的朋友?哦哦!我知道了!或者是窝在床上拥抱着我最爱的垃圾食物,来个“魔戒”三部曲马拉松! … 不过这当事我大概已经做过3 次了。看着Gandalf 叫“你~不许~过来~!!”的兴奋也只能维持那么久。那不然看“小美人..” 啊! XX 实在太可悲了!可恶,失业妇女到底要怎么杀时间呀? (相信我,以上连续的画面是必须的) 通常这种极度无聊的时刻,我都会搞一个最花时间,过程繁琐,可以在我的“有的是时间”里称后!的一道菜。不过在这个比较特别的情况下,嗯… 是谁要把它吃掉?如果各位以为从这个厨房里滚出来的东西,我至少会负责吃掉我的那一份的话,那简直是傻了。我还在痴痴地等着那个传说中“丰盈美”的流行来到,但经过这些年,我开始相信那只不过是个残忍的黑色幽默。加上我又没办法来走个Nigella 路线,所以总而言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是来点比较清淡的。…

Read More